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百绘网www.baihv.com 首页 新闻 查看内容

首站:墙绘幼儿园为孩子带去“好猩情”

2017-5-10 18:09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341| 评论: 0
摘要: 穿着印有像素图案的短袖黑T恤、扎着金色的马尾辫、戴着一顶上面溅满各色颜料的黑帽子……来自台湾的墙绘艺术家ANO从外形看上去就极富涂鸦爱好者自由时尚的气息。这次,他要挑战的是浦东一面三层高建筑上约49平方米的 ...
穿着印有像素图案的短袖黑T恤、扎着金色的马尾辫、戴着一顶上面溅满各色颜料的黑帽子……来自台湾的墙绘艺术家ANO从外形看上去就极富涂鸦爱好者自由时尚的气息。这次,他要挑战的是浦东一面三层高建筑上约49平方米的临街墙面。
  此次,涂鸦艺术家们可谓“组团”而来,15名来自各地的涂鸦艺术家将在4-6月间以“儿童关怀和动物保护”为题在沪集中创作,地点包括高架口、民宿、学校、居民楼等等。ANO作为首名“先锋队员”,于5月1日抵达张江东方德尚幼儿园,开启“为爱上色”艺术+项目的首站。
  猩猩也是猴小孩唤起人们同理心

  ANO虽然是80后,但早从1999年就开始在街头上涂鸦,他的作品最擅长以游戏为主题,用最少的点、最少的颜色挑战视觉极限。早在来沪之前,ANO就完成了手稿设计,将动物写实画风结合电玩游戏的概念,是他一贯个性鲜明的创作风格。
  呼应“关怀儿童和保护濒危动物”的主题,他将这幅作品命名为“好猩情”:画面的主人公是一只穿着小朋友衣服的猩猩。“在台湾,闽南语中形容很活泼的小孩为‘猴小孩’,刚好这幅涂鸦画在幼儿园,里面有很多活蹦乱跳的孩子,像小猴子一样。而黑猩猩也是濒临绝种的动物,当我们给到小朋友他们所需要的环境来成长的时候,也希望大家都有同理心,给黑猩猩适合它们的生存的空间。自然生态不能随意破坏,要为它们规划一个自由生长的区域。”
  三层建筑本身的坡顶型结构被设计进画面中,猩猩就如同坐在了一间小屋中。而在它的身旁,还穿插着许多奇思妙想的元素:大大小小的星球,不仅与“猩”同音,也赋予画面天马行空的想象力; 猩猩脚边一只大魔方,表达的是“智慧”的概念,黑猩猩与人类的DNA相似度接近99%,我们应该用更平等、更有智慧的方式对待它们。而在猩猩的背后,则有一个画框,其中有蓝天白云和花草,寓意“若不珍惜大自然,未来这样的美景只能出现在画中。”
  画面中还有三只像素感的“小猩猩”,极具ANO的个人特色。像素风格作为最基本的创作元素,营造出儿时玩电玩的八位元点阵图。“像素感就像复古的电子游戏画面,这三只小猩猩,右边两只是灰色的,有游戏中‘GAME  OVER’(主人公死去本局游戏结束)的含义,左边的是红色的,表示还活着。是保护濒危动物的一个设计构想。”

  每天创作十小时下雨也不停下来

  ANO于5月1日抵达上海,前期做了不少筹备工作。他根据现场环境来进行草图规划,并与幼儿园园长沟通,来完善整个设计方案。而大型墙绘考验的不仅是艺术家的创作能力,也包括体力。“如果不下雨,我现在每天要画10个小时,从早上8点半一直到天黑。”
  不巧的是,上海近期阴雨不断,为了抓紧完成墙绘,ANO冒雨作画。“并非说天下雨就不能画了,雨天能不能墙绘主要是看墙体是否已经被淋湿。如果刚开始下雨,墙体还没有湿,那就还可以画,如今的涂料和喷漆比较先进,半小时能全干,也不会轻易被雨水冲走。反之即使雨已经停了,但墙体还湿,就也不能作画。”缠绵的雨水给墙绘进度带来了阻碍,不过ANA计划在这周内完成,下周一再最后修饰一下。
  每天墙绘时,ANO都要坐上高高的升降机,穿着防护背心,让机器臂送到他空中的作画位置。在那个高度,只要有大风刮来,机器臂也会随之摇动。早年,ANO还会有恐高心理,但只能告诉自己要集中精神专注于画中,以此来克服。经年累月,如今对于高空作画他已经习以为常。
  涂料和喷漆,他更钟爱喷漆。“涂料一般用来打底和涂大色块,喷漆则更灵活,在色彩过渡方面更柔和,也能照顾到更多细节。”谈及墙绘艺术家要怎么把握空间尺寸感,他表示自己的习惯是先在墙上打格子,把整体划分成不同的区块,这样绘画时就可以把握比例。如今墙绘师有的也会采用投影的方式,将投影机也架到平行的高空,将整个设计图稿投影到要作画的墙面上,墙绘师只需照着描就行。不过,万一其中遇到遮挡物或者投影方位不对,也会对作画造成阻碍。
  在画ANO喜欢的像素感时,他会使用一个方形小模具,将它罩在某个要作画的像素格中,然后进行喷漆,每个像素格的上色都要重复一个这样的过程。设计稿中一朵小小的像素云彩,就有大约150个像素格,需要重复150次这样的上色过程,但ANO乐此不疲。

  涂鸦也是一种艺术
  拉近与大众的距离

  虽然要在几天之内完成一幅大型墙绘,但速度要求难不倒经验丰富的ANO。他曾经在一家台北东区忠孝SOGO,完成过2小时完成12层楼高巨型涂鸦的“极限挑战”。由于采用升降机来作画比较慢,ANO与四名助手用“垂降”的方式,从顶楼绑着安全绳索像5个“蜘蛛人”般从上到下,仅用短短两小时,就如机器打印般精准喷绘出了一副“尤塞恩·博尔特”的巨型悬吊涂鸦。ANO表示,当时的想法是,博尔特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,因此墙绘的速度也要“最快”。
  ANO生长在台湾,喜欢“跑来跑去”,接受各种国际化资讯。他带着他的墙绘艺术到过印度、巴西、泰国、美国、欧洲等等,将在当地看到的风土人情融入涂鸦中。大约一个月前,他受邀参加“为爱上色”艺术+项目,欣然应邀前来上海。关怀儿童和保护濒危动物的公益主题他很喜欢,“我平常除了画像素就喜欢画动物。”
  对于涂鸦艺术的发展,有着将近20年涂鸦经历的ANO很感慨。“从前的涂鸦其实是非法的,涂鸦的人也不会被称为艺术家,直到涂鸦作品开始进入美术馆、博物馆,大家才意识到这是一种直接与民众产生交流的艺术行为,它的曝光度和影响力是很大的。近10年来涂鸦艺术越来越被大家所了解、所接受,所以现在有很多官方活动、品牌合作会选择涂鸦,近六七年更是达到一个顶峰,一些顶级涂鸦艺术家比如英国的班克西,作品可以进入美术馆和拍卖会,在学术界引起讨论,他们带领着涂鸦艺术转型。”
  ANO认为,涂鸦是一个很好的形式,平常大家想要接触到艺术,只能去美术馆、展览馆,但涂鸦是人们走在路上就可以看到的,会拉近艺术与大众之间的距离。现在越来越多年轻画家也喜欢选择这种街头行为来展现他的作品。而要转型为一名涂鸦艺术家,除了过硬的绘画技术,体能也十分重要。ANO少年时代练习田径,是一名体育爱好者,这也为他能够一天连续10小时创作打下体能基础。

  “为爱上色”接力艺术联结城市乡村

  去年,来自意大利的涂鸦艺术家Millo曾在“为爱上色”艺术+公益项目中创作了“上海第一高”墙绘,而今年的“为爱上色”项目则进一步深化学校彩绘与城市空间彩绘两大行动,邀请了15名来自全球的涂鸦艺术家,以“儿童关怀和动物保护”为主题,集中在4-6月来沪进行墙绘创作,在创作城市独特人文艺术风景的同时,呼吁更多城市人对偏远地区学校以及濒危动物的关注,用艺术搭建城市与乡村的联结。
  ANO之后,来自西班牙、比利时、美国等地的涂鸦艺术家将在迪士尼周边的川沙民宿、新场古镇进去入口及沿河、田园居委会、中环高架口、张江小学等15处地点进行涂鸦创作。
  另外这个项目还有一个主题是“用艺术联结城市与乡村”,我也会去到一些偏远地区的学校参与墙面刷新的工作,我自己很希望能去看看青海的学校。
  “为爱上色”公益项目始于2009年,致力于为中国偏远地区的学校美化、修复和改善校园环境。2012年,发起方立邦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、上海联劝公益基金会成立“为爱上色”专项基金,至2016年,完成263所希望小学校园美化工程,创办249所快乐美术教室; 并获得37家企业团体联名支持,超过8万名偏远地区乡村儿童从中受益。2015年底,“为爱上色”艺术+项目全新开启,为一面面普普通通的墙注入缤纷色彩。
  在这批艺术家完成上海的涂鸦创作后,学校彩绘行动还将深入山区,超过25位iColor设计师和建筑师、《梦想改造家》设计师,为全国10余所山村小学和打工子弟学校设计艺术墙画或进行现场彩绘,以激发孩子们对世界的想象力。ANO表示,在完成上海的创作后,他也会去到一些偏远地区的学校参与墙面刷新的工作,“很希望能去看看青海的学校。”

最新评论

服务电话

18320708085
8:30-17:30(工作时间)
客服邮箱:kefu@baihv.com
百绘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广州市点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Powered by©百绘网  技术支持:百绘网     ( 粤ICP备14061377号 )